第三百三十三章 (大结局)

夜天河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轰!

    御天神帝突然神力暴涨,身形急剧暴涨,眨眼间身高万丈,在这混沌空间头顶天脚踩大地,混沌战斗空间也跟着暴涨,变得更大。天 籁 小说Ww W. ⒉3TT.COM

    这是要尽全力战斗了!

    妖帝见此,眼神一凝,紧接着全身金光闪烁,骤然暴涨,金光过后,一条身长万丈的九爪金龙赫然出现,仿佛穿透时光游弋在御天神帝身边。

    万丈身躯,爆出狂暴的力量,这力量足以破开混沌。

    经过刚才那一拳,他们深知刑楚的厉害,此时一副联手的架势。

    眼见御天神帝和妖帝化作法身,刑楚突然眼神一亮,继而笑了。

    就在他们化作万丈法身的时候,他对于力量的领悟忽然有了新的领悟,力量法则的第三层的瓶颈已经松开。

    在御天神帝和妖帝的疑惑中,刑楚的身体突然之间暴涨,一头黑向着四周散,张开双臂,像是要拥抱整个宇宙。

    眨眼间万丈。

    但是却没有停止,而是继续暴涨。

    御天神帝和妖帝眼神中露出不屑。

    万丈法身是最适合战斗的法身,也是这个宇宙中既定的法身大小。

    法身过大,需要的法力太过庞大,反而遏制了实力的挥,法身太小,不利于力量的挥,逍遥神帝这是要跟他们比法身大小吗?真是可笑!

    眼见着刑楚的法身转眼间达到了十万丈,他们的嘴角的讥笑更多了。

    到了此时,他们反而不着急了,他们要看看这逍遥神帝到底有多少神力可以浪费。

    二十万丈……

    三十万丈……

    ……

    五十万丈……

    御天神帝和妖帝嘴角的讥笑渐渐凝固……

    ……

    一百万丈。

    此时,御天神帝和妖帝再也没有了讥笑,而是深深的忌惮。

    一百万丈的法身,这需要多大的法力才能完成啊!御天神帝和妖帝几乎不能相信自己的眼睛。

    他们当然能够看出,这一百万丈的法身并不是简单的法身,而是绝对凝实,拥有绝强战斗力的法身。

    然而这一切却是没有结束。

    刑楚的法身一涨再涨……

    二百万丈,……

    三百万丈,……

    四百万丈,……

    御天神帝和妖帝两人的一颗心早已沉到了地底,一片冰凉。

    这是人吗?

    这不是人,这是真正的神!

    两人的心里同时想道。

    刑楚的法身依旧没有停止下来。

    五百万丈……

    ……

    一千万丈!

    千万丈的法身撑起这片天地,使得御天神帝和妖帝两人如同蝼蚁,真正的神威如狱!

    御天神帝和妖帝二人都感觉到了绝大的天地威压,两人的身体竟然有了轻微的颤抖,这是法身在下意识的颤抖,他们即使想要阻止都不能。

    然而这一切还是没有结束。

    力量法则的第三层的奥妙彻底向他打开,刑楚沉浸在力量法则的领悟之中,如醉如痴……

    他的法身似乎没有尽头似的,继续暴涨。

    两千万丈……

    三千万丈……

    御天神帝和妖帝的法身在簌簌抖,两人早已没有了神帝和妖帝应有的帝王之相,咬着牙脸色通红,面皮不断的抽搐,努力的维持着法身。

    一旦法身散去,以他们的肉身在这神威如狱的千万丈的法身面前,肯定无法淡定的站定,即使是想要支撑着不倒下,都是极为困难的事情。

    四千万丈……

    御天神帝和妖帝的心中已经惊惧滔天,已经无法兴起一丝一毫的反抗念头。

    两人苦不堪言,心中在哀嚎。

    五千万丈!

    御天神帝和妖帝彻底没有了反抗的意识,只能祈求刑楚的法身不要再涨了,否则他们的法身就再也维持不住了。

    他们能够抗拒到现在,法身还在坚持,这已经是因为他们作为主宰,有着绝强的实力。

    然而事与愿违,刑楚的法身依旧在急暴涨……

    六千万丈……

    御天神帝和妖帝依旧在咬牙苦苦支撑。

    七千万丈……

    轰!

    御天神帝和妖帝的法身在这一刻四分五裂,两个狼狈的身影轰然砸在已经被如狱神威压制的如同精铁的混沌空间之上。

    两人想要站起身,但却是无论如何也站不起来,身体被死死地压制在混沌空间的地面上,好像一个巨大的熨斗想要将他们熨平一样。

    御天神帝和妖帝鼓荡起全身的神力,但都无济于事,两人的脸色瞬间失去了血色,面如死灰。

    他们知道,他们彻底失败了,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已经是铁定的事实。

    刑楚的巨大身躯散出紫金色光芒,穿透混沌,射向神界、妖界、和魔界,射向万界。

    混沌空间被刑楚巨大的身躯撑起一个巨大无比的空间,法身无比强大,甚至在他的法身周围,混沌空间正不断的被撕裂,散出黝黑的混沌空间裂缝。

    刑楚此时却是紧闭着双眼,依旧是张开双臂,正仔细的体会着力量法则的无穷奥妙……

    随着他的力量法则不断的领悟,法身依旧在不断的暴涨。

    八千万丈!

    ……

    九千万丈!

    ……

    一亿丈!

    轰!

    轰隆隆隆……

    混沌空间仿佛再也无法承受他的力量,在这一瞬间,混沌竟然在他的身躯周围化作了地火水风。

    他的体内更是出轰隆隆的巨响,五行主世界在这一瞬间竟然拥有了神界的法则,并节节攀升,几乎每个眨眼间,法则都在不断的完善。

    凌驾于五行主世界的三十三层天,法则更是强大无比。

    十二万九千六百个围绕着五行主世界的世界突然间有了变化,竟然泾渭分明的开始层层分布,越靠近五行主世界的,法则之力越是完善。

    而现在的五行主世界已经升级,如果要称呼的话,应该称呼它为五行神界。

    一亿丈的身躯,神威强过天地,身边的一切瞬间化作虚无。

    而身在刑楚脚下的御天神帝和妖帝因为太过靠近,尽管他们是神界和妖界的主宰,也无法抵挡这绝大的威严,身体如同瓷器般纷纷碎裂。

    紧接着就在他们睚呲欲裂、眼神无限的惊恐中,身体轰然爆碎,神魂没有肉身的阻挡,更加不堪,几乎在一瞬间便被刑楚的神威压成虚无。

    轰!

    神界的天空突然一片血红,人们莫名留下眼泪。

    神帝陨落!

    天地同悲!

    妖界的天空也是如此,血红一片,各个妖族,无论实力高低俱都哀鸣不已。

    妖帝陨落!

    天地同悲……

    但这异象却是并没有持续多久,紧接着天地突然出现了九彩之光,布满万界天空。异香扑鼻,声乐齐鸣。

    刑楚那一亿丈的法身屹立在混沌之中,让万界都看到了他的身影。

    莫大的神威向着万界散,所过之处无论种族,无论实力高低,所有生灵俱都拜服在地,神情虔诚,如狱的神威此刻深深的刻在每一个生灵的脑海,永生无法忘记。

    “大帝!”

    “大帝!大帝!大帝!……”

    “大帝!大帝!大帝!大帝!大帝!……”

    “……”

    无数生灵从内心里不由自主的出这样的呼喊,虔诚的俯身叩拜!

    魔界地底深处的魔帝也看到了这样的异象,巨大的身躯叩拜在地,满脸虔诚,口呼“大帝!”

    这样的异象竟然持续了三个月,除了凡界,无数位面都在叩拜,虔诚的喊着“大帝!”,一缕缕信仰丝线不断的伸向天空,随着九彩之光缓缓而动。

    不知道是处于什么样的规则,凡界不能够看到刑楚。

    而实际上,凡界也不能看到他的影像,凡人只要看上一眼,灵魂立刻就会被神威震为虚无。

    即便是在神界,也不能随意看他的法身,任何人只要直直的看向他,神魂立刻就会受到极大的损伤,修为低的立刻身死道消。

    万界三个月的时间,混沌却不知几何。

    在混沌里没有时间,可能一息万年,也可能万年一息。

    刑楚不知道过了多久,只知道他的力量法则终于领悟完全。

    这一日,他睁开了双眼,双臂一震,混沌大面积坍塌,脚下地火水风不断升起。

    识海里的造化神珠突然牵引着毁灭祖符和吞噬祖符相互融合,在毁灭祖符和吞噬祖符相互融合的霎那,造化神珠突然流光一闪,镶嵌在融合后的祖符之上。

    嗡……

    造化神珠散出莫名光芒,紧接着突然缓缓消散,最终再也不见了踪影。

    识海中,一枚祖符突然散出莫名光芒,将识海全部照亮。

    混沌祖符!

    刑楚在一霎那便知道了这枚祖符的身份。

    神念大范围探查而出,万界尽在眼底。九彩之光混着莫名的万界生灵的信仰,缓缓在他身边环绕。

    刑楚微微一笑。

    念头一动,混沌祖符突然出现在外界,紧接着一身漆黑的过去身和虚无缥缈的未来身也出现在了外界。

    “是时候晋升了!亿万年的等待,永生就在面前……”

    刑楚呢喃道。

    接着眼神一凝,神情肃穆,口中大喝一声:“斩断过去,截断未来,只余现在,是为永生!”

    过去身向着刑楚微微一笑,点点头,身形一晃,冲向混沌祖符……

    未来身向着刑楚微微一笑,点点头,身形一晃,冲向混沌祖符……

    混沌祖符突然光芒大盛,过去身和未来身瞬间融进其中,混沌祖符在刑楚的头顶突然间融化,像水流一样浇灌而下,瞬间被刑楚融进体内。

    从此,未来、过去不再,混沌祖符不再,而又是在刑楚的身体内无处不在,天地间只有刑楚的现在身,他就是唯一!

    轰!

    他的身体突然像一个巨大的吞噬体,万界天空九彩之光融合了万界生灵的信仰,瞬间旋转起来,旋转的中心就是他的身体。

    他霸道的吞噬着万界巨大的九彩之光,这里面蕴含的能量无比巨大,刑楚的修为在这一刻突飞猛进……

    轰隆隆隆……

    轰!

    刑楚的神帝大圆满之上的瓶颈突然之间被撑破,他感觉神魂突然之间进入到一个神奇而全新的领域。

    “这就是永生之境吗?……”

    刑楚感觉到他一瞬间越了神界的束缚,即便是神界灭亡,他也不会死。

    随着九彩之光被他吞噬,他的一亿丈的庞大身躯却在不断的缩小……

    终于他的身躯恢复到了正常的大小,而布满万界的九彩之光在这一刻也被他吞噬干净。

    伸手看向自己的双手,这就是一双凡人的双手,没有丝毫的法力波动,返璞归真。

    但他所过之处,混沌却是自动向着周围散开,为他铺就一条平坦大道。

    他突然向着一处看去,念头一动,便消失了。

    再次出现时,却是到了一个人的面前。

    这是一座高耸入云的山峰,一座大殿之内。炼器老人正在惊喜中回味,他的弟子竟然成就了亘古以来无人到达的大帝。

    虽然他也和所有生灵一样拜服在地,但他的内心却是无限的欢喜。

    此时天空异象消失,他才立起身,盘膝坐在蒲团上,开始恢复身体,被御天神帝击打后的体内伤势还没有恢复。

    “师尊。”

    刑楚微微一笑。

    炼器老人眼前一花,突然见到刑楚出现在眼前,大吃一惊,“啊!大,大帝!”

    “呵呵,师尊,我还是你的弟子,不必称呼我为大帝,直接称呼我的名字即可,否则你我日后如何相处?”

    刑楚微微一笑,说道。

    “……这,好吧。”

    炼器老人见刑楚的眼神满是真诚,心中不由感慨,嗫嚅了片刻,只得应道。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也是大帝的命令。

    “身上的伤势还没有好么?当年真是多亏了师尊。”

    刑楚一眼就看出炼器老人身体的伤势远没有恢复,想要恢复,估计还需要万年的时间。这是法则之力对肉身和神魂的伤害,很难去除。

    御天神帝的实力太高,只是随手一击,也不是只有神帝一重天的炼器老人能够承受的,想要将御天神帝的法则之力从体内去除,除非实力比他高强,否则很难,只能通过水磨的功夫来磨灭。

    “不碍事,反正为师的时间很多,慢慢磨灭,总有一天会将御天神帝的法则之力磨灭掉。”

    炼器老人笑着说道。

    “无需这么麻烦。”

    刑楚笑道。

    他的手向着炼器老人轻轻一挥,炼器老人突然感觉到从肉身到神魂都得到了洗礼,御天神帝在体内的留存的法则之力霎那间消散无形。

    轰!

    这一股能量在将他的体内伤势修复之后,竟然连带着将他的修为提升了上来。

    转眼间,炼器老人便冲破了神帝一重天,到了神帝二重天。

    接着,修为一路势如破竹,对于神帝境界的法则领悟也是突飞猛进,好像所有的法则都摆在了他的面前,任他随意收取领悟……

    神帝三重天……

    神帝四重天……

    神帝五重天……

    神帝六重天……

    神帝七重天……

    神帝八重天……

    神帝九重天……

    神帝九重天巅峰!

    炼器老人如在梦中,满脸的不可置信!

    这就神帝九重天了?还是神帝九重天巅峰!

    这就是说,他现在站在了神界的巅峰,从此也能够笑看天下风云,无惧任何人了。

    嗡……

    神界的天地似乎受到了指引,冥冥中将大气运加持在了炼器老人的身上,从此,炼器老人成为了神界这一方天地的主宰。

    炼器老人站起身,对着刑楚深施一礼,“多谢大帝!”

    刑楚坦然受之。

    这份礼物太大了!

    如果以自身的资质,炼器老人深知,即便是神界毁灭,他也无法登临这神帝巅峰,更别说成为神界主宰。这一切都是他的弟子,现在的大帝赐予的。

    算起来,大帝虽然是他的弟子,但他却是没有真正的教授过一天,一切都是大帝自身的能力。

    “大帝……实际上当年我在凡界玄天大6传下传承,是受到了一个人的提醒,他说日后我会因为这个传承而得到天大的好处,所以我便在玄天大6传下了传承,没想到真的成为了事实。”

    炼器老人思忖了片刻,嘴唇嗫嚅,最后还是将事情说了出来。

    “哦?原来这是真的。我之前也是有所疑惑,没想到真有其事。”

    刑楚有些恍然道。

    他对那个提醒炼器老人之人生出了莫大的兴趣,“他是谁?他在哪儿?”

    “我记得他说他姓夜,是夜家传世之人,名叫夜天河。不过他却不是我神界之人。”

    炼器老人说道。

    “夜家?夜天河?不是神界之人?”刑楚眼神一闪,“那他是哪里之人?和我仔细说说。”

    “大帝,他说这宇宙不仅仅是这一片苍穹,在那混沌之外,还有更加广阔的高等位面空间,他就是来自苍穹之外。他修炼的是命运法则,他们的夜家传人每一次入世,都会到处游历,以寻访各个位面的天地宠儿,将来都会和他们产生交集,至于太多的事情我却是不知。”

    炼器老人似乎看到了苍穹之外的广阔,幽幽的说道。

    “苍穹之外么?”

    刑楚喃喃道,眼神却是闪烁着璀璨的亮色。

    他仰起头,看向远处,似乎看到了混沌之外那一片更加广阔的天地,或许,那里才是他需要去的的地方。

    不过在这之前,他却是要将家人安排好。

    念头一动,刑九重,凤绮静,邢浩然,楚香玉,刑念,刑左刑右两只金翅雷鹰,金灵族四十九人,全部出现。

    他们刚一出现在神界,除了金灵族人之外,其他人立刻便感受到了巨大的压力,刑楚伸手一挥,他们的体内突然出现一股巨大但却又非常温和的能量,竭力的改造着他们的身体。

    他们的修为在这一刻不断的提升,不一会儿便提升到了神人的境界。

    天空突然降下天劫,这是神劫,刑楚没有阻止。

    想要成为神人,必须要经受神界的洗礼。

    轰隆隆隆……

    一大片天劫降下,五人两只雷鹰一起渡劫,声势浩大。

    但是这些天劫对于刑楚当年的天劫简直就像是过家家,半天的功夫便度过了,而且有刑楚在,他们根本没有任何的风险。

    接着他们的实力却是一升再升,很快便突破了神人,达到了天神境界。

    到了这时,他们的修为提升却是被刑楚阻止了下来,一团巨大的能量被封印在他们的体内,潜移默化的催动着他们的修为不断提升。

    即使他们不修练,他们的修为也会不断的提升。

    刑楚也是为了他们好,他们到了天神境界,有的是大把的时间,过早的踏入至高点,没有享受到人生的乐趣,自然体会不到生命的真谛,对于他们日后并没有什么好处。

    还不如让他们缓缓提升,入世修行,为以后的修行打下坚实的基础。

    刑左刑右被刑楚改造,恍惚间,突然化作人形,却是一男孩一女孩,十一二岁年纪。他们刚化作人形,便立刻来到刑楚面前,跪倒在地,“主人!”

    刑楚哈哈大笑,伸手扶起了他们。

    他念头一动,便将这段时间生的事情简单的和家人说了一遍,一家人连忙拜见炼器老人,并且就在炼器老人的府上暂时居住了下来。

    此处山峰被刑楚命名为神帝峰。

    十年后,雪卿出关,一家人更是兴奋,特别是楚香玉,高兴坏了,儿子终于有媳妇了。

    ……

    百年后,风清河飞升神界,刑楚将他接到了神帝峰。

    一晃,一万年过去了,刑楚陪着家人走过了神界,魔界,妖界,冥界……等等各界。

    刑楚在家人的祝福声中,终于和雪卿结成连理,雪卿的修为也如愿到了妖帝巅峰。

    混沌边缘,刑楚带着雪卿和家人、刑左刑右、师尊、金灵族、还有神界认识的朋友们告别,他要去往他向往已久的苍穹之外,去看一看那更加广阔的精彩。

    金灵族人一直生活在他的五行神界之中,他们的实力个个都达到了神帝巅峰。他们是一支特别的种族,或许在某些时候会给他带来一些帮助,因此,去往苍穹之外,他将他们带着了。

    混沌很大,几乎无边无际,而且极其危险,即便是神帝巅峰也不能深入。

    留下家人,也是因为保护他们,毕竟谁也不知道这所谓的苍穹之外到底是什么。

    “爷爷奶奶,爹娘,妹妹,师尊,我先去探探路,如果有一天外面的世界真的比这里更加美好和精彩,我一定会回来的,到时候带着你们一起去看看。”

    刑楚微笑着对着大家说道。

    “儿子……你一定要回来啊!娘还等着抱孙子呢!”楚香玉已经哭成了泪人。

    刑楚苦笑着点点头,到了这个时候,母亲竟然想的是这个。

    但他也知道,这是母亲不想让离别的气氛太过压抑,才这样说的。

    儿行千里母担忧,虽然这一万年里儿子非常孝顺,一直在陪伴着他们,但这一次儿子是要到更加危险和未知的苍穹之外,楚香玉心里极为担心。

    一想到儿子可能会很久很久不会见面,楚香玉的心里万分舍不得。

    但她也知道,这是儿子要走的路,做母亲的不能阻拦。

    邢浩然也是一脸的舍不得,虽然他知道儿子已经是大帝,实力早已突破了这片苍穹,但苍穹之外毕竟可能会出现诸多危险,一切都是未知,而且这一去,不知道要多少万年,甚至亿年不见,他和爱人一样,一样舍不得。

    “在外一切小心!”

    儿子就要出了,他不可能像楚香玉那样哭哭啼啼,但他的眼睛里一样有着泪水在打转。

    “哥哥,我会想你的,你也一定要想我哦……呜呜呜……”

    刑念扑在刑楚的怀里呜呜的哭道。

    “孙儿,无论走多远,记得回来。”

    刑九重和凤绮静拉着刑楚的手,说道。

    “主人,保重!”

    刑左刑右跪倒在地,重重的叩头。

    刑楚点点头。

    外围一大群人纷纷跪伏在地,“大帝,保重!”

    刑楚微微抬手,扶起众人。

    他和雪卿跪倒在虚空,对着爷爷奶奶,爹娘叩了头,起身将雪卿收进体内的五行神界,对着众人挥挥手,“各位,保重!”

    说完,转身走进了混沌。

    “恭送大帝!恭送大帝……”

    声音在无边的混沌边缘回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