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累了,我们就回家

殷寻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顾初身穿白大褂,始终站在斯密斯身边,整个过程她都在强忍着心疼,不停地告诫自己,冷静,一定要冷静,北辰的命现在就掌握在她的手里。

    就在她划开陆北辰头皮的那一瞬,她感觉到了胎动。腹中那小小的孩儿踢了她一下,这一下十分清晰而明显,她的眼泪差点夺眶而出。

    北辰,北辰,你知道吗,你的孩子刚刚在动了。

    手术历经了三个多小时,而顾初最终也因体力不支而被斯密斯派人强行拉出手术室。就在顾初出手术室的时候,罗池、语境等人就冲了上前,紧张地询问陆北辰的情况。

    而一直缩在墙角的凌双也战战兢兢起身,朝着顾初走过来,她看起来跟顾初一样虚弱无力,双手却十分有力,紧紧抓住顾初的手腕,近乎抓破。

    她嘴唇嚅动,可一句话说不出来。

    顾初知道她想问什么,凌双担忧陆北深的安危,正如她担忧陆北辰是否能活下来一样。可顾初什么都没说,她不知道该说什么。

    也许她该安慰凌双说,没事的,你爱的男人他一定会平安无事的。可这样安慰的她,在北深的身份转变成她的杀妹仇人之后她就再也说不出来了。

    此时此刻,就算是附加上她是医生的身份,她也是那么自私地希望,希望只要她的北辰活着就好。

    手术室这一边,就在顾初出去之后的一分钟突然有了告急。

    “斯密斯医生,陆教授的心脏功能正在衰竭……”长期的血块压迫已经严重影响了心脏功能,这也是斯密斯一直催促陆北辰动手术的重要原因。

    “医生、医生,那边的病人血压在不断地下降,血已经止不住了!”

    斯密斯连同其其他外科大夫两台手术穿梭,情况愈发危急,尤其是陆北辰被宣告面临心脏停跳的那一刻。斯密斯近乎快疯了,刚要冲向手术*,胳膊却被人抓住。

    他回头,发现拼命抓住他的正是几近奄奄一息的陆北深。

    斯密斯又急又惊,不知道他要做什么?那边,医生们已经开始了为陆北辰进行电击,但始终不见心跳。

    “救……”陆北深吃力地将斯密斯的手拉至自己的心脏位置。

    斯密斯倒吸了一口气。

    陆北深将目光从陆北辰的方向移开,慢慢的,看向了天花板的位置。

    他仿佛看到了凌双。

    海风轻轻飞扬了她的黑发,她赤着脚在沙滩上跑啊跑,回头冲着他笑:北深,北深……快来追我啊。

    年轻的他迎着风,追着她的身影。

    她是那么张扬,却又是那么害羞,在礁石旁,海浪拍打的声音却也不及她的笑声明媚。

    他吻上了她的唇角,她则羞红了脸。

    她踏入了社会,最开始那么的磕磕碰碰。他迷恋着她的身影,不管见她一面有多难,但他始终不曾露面,只是,在看到有男人试图揩她油时,他会动点财力狠狠教训一下对方,时间一长,谁人都知道她的“后台很硬”。

    他只想将这全世界最好的都给她,他跟她求了婚,她欣喜的,含泪点头。

    “我愿意……”

    这是她的承诺,那一天,她笑得好美。

    陆北深努力地借着最后一点意识,伸出了手想要触碰她的笑容,可,他始终够不到。

    他缓缓地闭上了眼,眼角洇湿。

    终究,他还是配不上她的……

    两年后,上海。

    乔云霄早早地就守在闸口,频频看航班更新讯息,末了,买了杯咖啡坐在座椅上等,但看得出也是坐立不宁。就这样又过了一个小时,闸口又陆陆续续出来了人,乔云霄起身,将手里早已经捏得变形的咖啡纸杯扔进了垃圾桶里,抱着一大束白玫瑰快步往闸口方向过去。

    不少姑娘频频朝他张望,颀长的身形再配上出众的外表,还抱着那么一大束花,这样的乔云霄想不惹人注意都难。

    陆陆续续有人出来,乔云霄连眼睛都不敢眨一下,直到,他终于看到了那道身影。

    她穿得休闲简单,白色宽松短衫配了条经典蓝小脚牛仔裤,搭配一双白色软皮平底鞋,戴着鸭舌帽,遮住了巴掌大点的脸,看上去清爽得很。只是,乔云霄皱了皱眉,她怎么又瘦了一圈?

    筱笑笑打老远就看见了一大束的白玫瑰花,恨不得跟花圈似的那么大,在接机的人群中格外显眼。她还在想着是哪个煤老板这么土,竟能想到带这么大束花来接机,紧跟着花影一闪,露出乔云霄那张欣喜的脸。

    老天,她可真想装作不认识他。

    更重要的是,乔云霄也看见了她,冲着她不停地挥手,引得周围人都瞅着她直笑,弄得她脸红脖子粗的。将鸭舌帽往下压了压,但两耳还热乎乎的。

    她以为凭着乔云霄那股子热情劲说不定会冲过来,但是他没有。直到她已经推着行李车到了他跟前,他除了傻笑还是傻笑。

    “你傻掉了?”筱笑笑突然觉得他这样还挺孩子气的。

    乔云霄还是冲着她呵呵笑,他也觉得奇怪,当他接到她要回国的消息后激动得好几晚都没怎么睡,今儿一大早更是精心打扮了一番,又在机场等了三个多小时,可见着她后竟不知道要说什么了,一肚子的话却还是塞得满满的。

    近情情怯?

    也许,就是这样。

    “那个……欢迎你回国。”乔云霄半天憋出这么一句来。

    筱笑笑没说话,站在那只是温婉地笑。

    “你回来了……”乔云霄舔了舔唇,说。

    筱笑笑憋着乐,点头,“是,我回来了。”

    “还走吗?”

    “不想走了,累了。”筱笑笑轻声说。

    这句“累了”像是一下子激发了乔云霄平日话语权的机关,他猛地大步上前,当众将她搂在怀里。筱笑笑只觉得他的手臂很有力量,有力到近乎勒疼了她。

    “累了,我们就回家。”他在她耳畔低低地说。

    玫瑰的香甜混合着他身上清朗的气息,他的语息温和又绵柔,不激烈,却如酒般醇厚。筱笑笑在他怀中,深深感受着来自他宽厚的体温,她轻轻点了点头。

    乔云霄的心满了,将她搂得更紧。

    墓园。

    菊香在清润的空气中悄然油走,再有清酒一杯,悼念亡灵。

    陆北辰仔细擦拭了一下墓碑上的照片,照片之上,北深笑得明朗,亦如当初那个英姿勃勃的少年。他祭了酒,又在墓前静默了少许,起了身。墓园吐绿,清风却还是有一丝丝的凉,风过时,卷了陆北辰风衣的衣角,他的脸颊英俊如初,却又多了岁月磨砺下的坚韧不拔。

    顾初将备好的点心和水果分别装在精致的瓷盘中,逐一放在墓碑前的清酒旁。陆北辰看着她的背影,温柔说,“谢谢你能来。”

    自打陆北深下葬后,两年来,这是顾初第一次陪他前来祭奠。他从不责怪顾初,因为他很清楚北深带给顾初的伤害有多深,她不来,正常。

    顾初低着头摆点心,又轻轻擦拭了一下盘边,叹了句,“死者已矣。”多余的话没再说。

    她将点心叠放好,又将水果在盘中码整齐,抬眼看了看墓碑上的照片,那张跟她丈夫一模一样的脸,可在她眼里始终是刺眼的。

    她在心中默默地说:陆北深,我来,并非是因为我忘记了过去的事,仅仅是因为你用你的心脏挽回了我丈夫的生命。我无法原谅你,是因为你伤害了那么多条人命,是因为你夺走了我唯一的妹妹;可是,我也不再痛恨你,是因为有你,我的丈夫才能继续活着。

    就这样吧,在人性原本就纷杂的世界,在对与错原本就没有绝对标准的如今,是与非,好与坏,只是平心而论。

    两年前的那一晚抢救,耗费了斯密斯一天*的精力,当他从手术室走出来的时候,他抓住她的手倦怠地说,“我把你的北辰还给你了。”

    后来,她从斯密斯口中才得知那晚的惊险,北辰在泥石流滑坡时受到猛烈撞击,他原本就被压迫的心脏系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挑战,如果没有陆北深的心脏,北辰的命也就止步在手术室中了。

    对于北深的死,斯密斯没有过多说明,他只是解释,失血过多而亡,在后来面对陆北辰的询问时,他亦是这么说。

    陆北深在下葬的时候,北辰在入院治疗,之后又到了美国进行一年多的康复治疗,整个过程都由她和斯密斯进行陪同,现如今,他的身体已经恢复得很好,无任何的排斥现象,也许,真的就是兄弟之间血脉相连。

    至于陆北辰的病历档案始终被斯密斯列为最隐蔽的文件进行保密收藏,他给出的理由很简单,现如今陆北辰在法医界的名望越来越高,身价也越来越值钱,有关他私人的一切情况当然是个秘密。